M

所有图禁止转出或二传

 

【K莫】不约!

# 图文归档请戳:大明搞事本 

# 乞丐眉,地痞K,老梗新用

# 不好笑你们就装作好笑的样子笑一笑嘛给个面子

 

——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

郝眉两手拨拉着柳枝条,半岁大的小黄狗狗吉屁颠屁颠跟在他脚边转,一人一狗特别嘚瑟,晃晃悠悠朝街头走去,姿势不是一般的带感!

 

小鞭子甩起来!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不过刚拐过这个拐角,郝眉立刻感觉不好了,乌漆墨黑的大高个直愣愣杵在墙边一动不动,浅褐色的眼珠子看到郝眉出现立马噌一下亮了…

 

眉哥的火眼金睛已经锁定你!臭柯讴!又来等小爷!

虽然心里真是烦他烦得不行,郝眉还是一步三挪的乖乖走过去了,谁让这小城里的丐帮老大就划给自己那么街头一块地儿,除了在这里要饭,去别的地儿可是会被揍的!眉哥英俊逼人的容颜不得有失!

 

“来了。”

 

诶哟哟,您瞧瞧这位说的话,不早知道你眉哥要来么,装毛线装!不然守在这儿干嘛!流氓不当了改行抢小爷饭碗?

 

郝眉虽想得特别放肆,到底对面这大个子还是相当有压迫感,他还是有点怂。

“咳,今天又这么空啊,不去收保护费?”他嘿嘿嘿的谄笑,轻飘飘问了一句,特别随意,顺便恰到好处的展示了一下白净的小米牙以表示诚意。

 

好…好可爱!柯讴日常被郝眉的小表情萌翻,他一定是喜欢我!不然为什么要对我挤眉弄眼还嘿嘿嘿笑!

 

郝眉快给柯讴一秒痴汉的火热目光吓萎了,脸上酡色又不受控制的红了一度,不过这一切在柯讴眼里必须是害羞的表现。

 

“给你。”柯讴把暗戳戳藏在身后的花猛地塞到郝眉手里,一言不发,潇洒回头,连背影也要帅帅哒!

 

桃红色,大得离奇的菊花在风中异常荡漾,郝眉都快石化了,举着一朵大菊花站在街头的自己宛如一个夏天穿毛裤的智障。这人有病吧,必须是有病吧,肯定是有病吧!啊啊啊啊啊啊!!!

 

狗吉看见主人呆住的样子急匆匆吠了几声,郝眉这才回神,几下把花折断了塞进小布包里,背靠着砖墙蹲下思考人生。

 

“狗吉。”

“汪!”

“眉哥平时做人还不错吧,”想到这里,郝眉表现得特别特别悲愤,五官都皱在一块儿了,音调也跟着抑扬顿挫起来,说尽满腹的委屈和心酸!“我就正儿八经讨个饭也能惹着事?!不就亲了他一次么!纯粹是个意外啊意外!眉哥很绝望啊!”

 

——

 

那天他跟平时一样带着狗吉在大街上乱逛,跟卖菜的大爷大姐瞎搭话,顺点卖不掉的萝卜菜根什么的回去煮饭。还没逛完两个摊子就碰见一群地痞流氓,粗声粗气大金牙的,看来就特别的社会!

 

郝眉本来想悄悄绕过去,没想到带头的大哥偏着脑袋走路不看路,直直撞上来,当即转正了头就呛了郝眉一句,“找死啊!”

 

这帮人估计也是找着乐子了,站成一圈把郝眉围在里头,推推搡搡的,故意吓他。郝眉给吓得够呛,一直辩解,加上年纪不大,身形单薄,看起来挺小可怜,被推得一个踉跄没站稳,这时候不知哪儿冒出来的手,掐住他的腰,这才让郝眉没直接摔到地上。

 

“谢谢啊。”他刚转过身想跟好心的大哥道谢,又不知道踩到谁的鞋面滑了一跤。

 

哇哦,从未有过的感觉,难道这就是……

 

等郝眉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扑倒了好心大哥,不仅整个人趴在他身上,更重要的是,很有可能,正在夺走,大哥的初吻。为什么是正在呢,因为嘴唇还怼着没挪位儿呢!

 

以上都是郝眉从这人由白急速泛红的面色上判断的。至于他自己…每天都在和狗吉亲亲啊!早就不是初吻了!愚蠢!

 

咕咚咽下一口口水,郝眉四肢并用的爬起来,装作若无其事的转身走了,越走越快,到最后一溜烟消失在街角,周围人也好像被惊悚得不行,竟然没人拦着他。

 

至此,郝眉被纠缠的日子正式拉开序幕!

 

——

 

“狗吉。”

“汪!”

“狗吉。”

“汪!”

“狗吉。”

“……”爸爸你脑子有坑吧。

 

“狗吉~我好想吃烤鸡啊~要不派你去饭馆厨房里偷一只回来?”

郝眉铺了张草席子躺着晒太阳,两脚朝天翘得老高,嘴里叼着干草哼哼唧唧。

 

他话说完都没两秒,身上突然投射下一块巨大的阴影!

 

“吃。”

正是我们柯讴大人拎着烤鸡闪亮登场。

 

这绝壁是真爱啊!这么有默契!传说中的心有灵犀!

武力值爆表的街头一霸柯大哥此刻心里美得只想冒泡!

 

“算了又不想吃了,烤鸡太油腻了我会发胖的……诶!诶狗吉!把持住!记得你作为狗的尊严!”

郝眉就差抱住狗吉大腿来阻拦它,小黄狗风驰电掣飞扑到柯讴的衣摆下作辑,眼里的小星星都要满出来了。

 

郝眉对发生的这一切无能为力,只好用鄙夷的目光瞪视了这个为食逆主的不肖狗!

爸爸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随便的狗!爸爸真的好失望!

 

“真的不吃?”柯讴步步紧逼。

“不吃!”郝眉很有骨气的负隅顽抗。

“那我放这儿,先走了。”哎,眉眉什么都好,就是太傲娇,明明喜欢就是不肯承认!这样一想,柯讴突然觉得自己特别伟大,沉甸甸的责任感油然而生,这么可爱又折腾的小祖宗也只能由自己来宠着了,哎呀真是好苦恼呢!

 

等柯讴一走,郝眉原形毕露,差点没痛下杀手把狗吉一脚踢飞狗嘴夺食。

不得不说烤鸡真是上天恩赐人间的礼物!好吃到想流泪!

 

——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

 

又到了一日一度贞操攻防战的紧张时刻。

 

最近柯讴这尊煞神天天晚上到破屋报道的行为已经深深影响了当地居民的作息,导致大家全搬别地儿去了。大晚上咻咻的寒气在边上不冷得慌啊!

 

郝眉由于是新来的,路子不通,实在也找不到别的安生地方,只好顶着柯讴的巨大压力续住。

 

放开!你这只咸猪手! 

 

一扭一扭,郝眉尽可能远离柯讴,差点没滚到地上,这家伙睡熟了还不消停,手扒在小爷的屁股上有下没下偷摸,简直居心叵测!

早知道他刚开始美其名曰培养感情提出过来睡的时候,就应该硬气一点果断拒绝的!

 

丐生一片灰暗!望不到尽头!

 

郝眉痛心疾首,刚准备就着这个难受的姿势睡了,突然听到某人在迷迷糊糊说梦话。

说不定是他的软肋,内心不为人知的秘密,打败他的制胜法宝!

 

“眉眉……眉眉…我还要……”

“……”

你要什么啊啊啊啊啊!!!救命啊!!眉哥感觉自己纯洁美好的处男身在无形中被玷污了!

 

郝眉提防的紧了紧领口,小心翼翼站起来试图跨过柯讴下榻,没想到被一把抓住脚脖子摔进他的怀里。

 

“眉眉…亲亲……”

“亲你妈!!”

郝眉一手捂住柯讴试图怼过来的厚嘴唇砸,一手抵着他胸肌,想要逃脱出去,无奈敌人武力太强大,他已经使出吃奶的劲儿了,柯讴愣是一寸不动!更绝的是,这一套动作下来,柯讴还处于昏睡状态……

 

灶王爷,您看在我平时这么爱吃的份儿上,保佑保佑,给指条明路吧!

灶王爷不想回应,并招了冷风前来助攻。

 

更深露重,秋风冻人,郝眉冷得扛不住,一边默念大悲咒催眠自己一边往柯讴怀里钻,并尽力忽视内心的一丢丢小羞赧。

早上一脸餍足醒来的柯讴看见郝眉竟然主动抱着他的腰,爽得飞起,偷偷在他小脸上香了一口表示赞赏!

 

爱情啊爱情,美妙的爱情!

这一刻柯讴深深感应到了即将来临的春天!

 

——

 

小剧场:

 

时间过了很久,久到柯讴终于历尽千辛万苦攻克了郝眉这个傲娇,两人过上了蜜里调油酱酱酿酿的小日子。

 

今天,郝眉又作妖了。

 

“好无聊,狗吉我们好久没去喝花酒了吧。”

“喝花酒?!”

“……”惨了惨了说漏嘴了,以前去妓院后门找小姐姐讨酒喝的事要被挖出来了!怎么办眉哥好慌张!镇定,镇定!!!

 

“嗨呀你别急,别动手!君子动口不动手!停!”郝眉使劲儿把柯讴要脱他衣服的一双大白手扒拉下来,假意咳了两句和他讲道理,“这不是以前还没你呢么……”

 

“不不不你先听我说!”

吓死老子了!柯讴看起来好像要把我活吞了妈呀!

 

“就是…春风楼的小姐姐偶尔会拿酒给我喝,你别扒衣服我跟你讲道理呐!我现在不是不去了么!!!”

 

今天的眉哥依旧哼哼唧唧,依旧下不来床,虽然不当乞丐了但还是蓬头垢面的日常,嗯,被柯讴折腾得。


标签:K莫
评论(43)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