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所有图禁止转出或二传

 

【K莫】少爷自重 9(完结)

#图文归档请戳:大明搞事本

#古风傻白文,架空,背景设定乱七八糟

#人设:KO大灰狼面瘫少爷攻,郝眉二傻炸毛书僮受

#ooc不要怪我,玻璃心

#噢,为了赶在跨年前发出来,肉是来不及码了(躺倒,我承诺会来一发番外把初夜补上!笔芯


 

——————————

 

微微最后说的那话着实让人生疑,柯讴隐隐有些好预感,起身往客房方向移动,脚步不由自主的,越来越快。

 

夜深人静,双喜也沉浸在睡梦中,蓦然被冰凉的手掌抚弄羽毛,被吓得差点从鸟笼架子上摔下来,回过神来嘶鸣了几声,乱扑腾起翅膀。柯讴被扇了几下,倒也不恼,他站在原地见双喜一直在叫,等它不害怕了也只是盯着自己转转头颅,丝毫没有说人话的兴致,不禁有些发愁。

 

“要不,放你出来活动活动?”柯讴把笼子门打开,又把手腕伸进去让双喜踩着出来,当然,他早就把房门关紧了。白鹦鹉一出来立马在屋子里到处乱飞,累了索性站在柯讴肩膀上休息,爪子有下没下的拨弄他的发丝。

 

“好了,你别过分。”柯讴抓住它放上小臂,要是头发不小心缠到它腿上,郝眉又得跟他置气,“现在能说话了吧。”奈何双喜根本没理他,徒自飞跳到桌上,绕着一个瓷罐子打转,再朝柯讴望望,轻声叫唤。

 

这东西是什么?柯讴刚翻开个边,眼尖瞄到里面全是剥完壳的瓜子仁。好家伙,真够聪明啊,“想吃么,吃完必须说人话给我听。”不知真懂假懂,反正双喜眨巴了几下小眼,柯讴权当它同意了,抓出一把放在手心里任鸟嘴啄食。

 

大概是吃饱了心满意足,双喜面朝柯讴,嘹亮的喊了句,“少爷!”“然后呢?还有别的没有!”双喜憋了半天也只一直重复少爷这两字,柯讴原本澎湃的心情都被浇熄,刚想把双喜捉进笼子,鹦鹉见他动作立马急了。

 

“喜欢!”几乎是声变调的尖叫,柯讴瞬间按住它的两个小翅膀,吓得双喜叽叽喳喳一通乱说。

“喜欢少爷!少爷!喜欢…喜欢喜欢!”

“谁喜欢少爷!”柯讴双目赤红,整个人狂喜到几乎快蹦起来。

“我!少爷!我喜欢少爷!”白鹦鹉猝不及防被按进眼前人的怀里,羽毛都快跟猫崽一样炸起来,使劲挣扎,顺便爪子还在柯讴手背上抓了几道。

 

等柯讴又把罐子里的瓜子奖励似的倒了一大摊出来,它都忘了吃,惊魂未定,傻愣愣的看柯讴亟不可待摔门离去。

 

——

 

月色明亮,床上的小脸纯真毫无防备,柯讴此刻终于绷不住咧出个大大的笑容,怕惊动他养病,不敢有大动作。他脱了外衣,跨过郝眉蜷在一起的身躯,并排躺上床撩起被子一边钻进去,把郝眉揽近往怀里抱紧。郝眉闷哼一声,身体自发靠近热源,头寻了个柯讴胸前舒服的位置压着,蹙紧的眉头似乎也舒展开了。

 

回想起这几个月来发生的过往,郝眉的种种早已被刻上他骨铭记心中。无论是他少年心气的活泼好动,还是无意间展露出的善良热情,想要具体说出什么是弄得他五迷三道的,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只知道,不管郝眉是男是女,是皇帝是乞丐,只要他是他,自己就不得不像个扑火的蛾子,拼死也要追寻光源。

 

爱这一字,终是褪去自己一身傲骨,是毒药也是解药。小眉,既然听见了你的回应,余生,就再也别想我会放开你。

 

——

 

郝眉是包裹在火炉一样的温暖里苏醒的,柯讴的鼻息喷在他睫毛上瘙痒,他睁开眼睛缓了好一会儿还弄不懂现在的情况,抬眸用余光看看上头,这是……柯讴?

 

不是自己做梦的时候像少爷之前一样把人绑上床了吧?可是,凭他的体格怎么可能挣不开自己…“少爷…少爷…”

“嗯。”柯讴吁出口长长的气,半抬起眼皮,双手却把郝眉箍得更紧。

“你这是怎么了?”掌握住语调里的起伏,小心谨慎,郝眉真怕柯讴一认清形势直接把自己踹下床,却怎么也没料到,回答他的,是铺天盖地的甜蜜亲吻。

 

丰腴唇|瓣毫不客气抵上他微张的嘴,糯糯的触感似真似幻,郝眉此刻幸福得几近晕眩,脑子发昏,忍不住就伸出舌尖轻触他唇面。得了郝眉主动,柯讴心情颇好,霸道勾缠住软滑的小舌吮|吸,直把郝眉弄得气尽,胸膛剧烈起伏。

 

“你还说不喜欢我呢。”柯讴双眼弯成月牙,眼眸里浸满深情,看得郝眉羞赧。饶是他再迟钝,此情此景无一不在提醒他,自己的臆想总算成了现实。

“我…”

没等郝眉反驳,柯讴又低下头狠狠啃了口他红肿的嘴唇。“双喜都告诉我了。”

“双喜能告诉你什么?!”

“你是不是总在它跟前对我诉衷肠?给微微听去了,你也不臊得慌。”

 

被温柔似深潭的目光注视,郝眉说不出那种满足到极致的感觉,根本把持不了面上的表情,傻笑了会儿,突然脑子清明起来,“可我…没跟双喜说过这话啊。”

“还会耍赖了啊,”柯讴屈中指轻刮了下郝眉的鼻梁,“那还能是它自己说的?”

“不是不是,小半月前微微小姐就把双喜借走了,一直留在她房里,我真的,没跟双喜说过什么…”

 

这下柯讴心中了然了,原来一切竟都是微微的局,若不是她仗义出手推了一把,真不知道要折腾到何年何日自己才能佳人入怀。

 

他瞧瞧怀里眼珠子滴哩咕噜乱转的小东西,顿时起了逗弄他的心思,“喂,那我这么多天灌下去的酒怎么办?”

“啊?”

“我送你的平安扣。”

“和双喜这只愣头鸟。”

“还有你主子少爷的情有独钟,你要怎么报答,嗯?”

 

郝眉支支吾吾答不上来,垂下头神色苦恼。柯讴暗笑,把手伸进被子里捏了把触感极佳的小屁股,声音靠在他耳廓上低哑惑人,“考虑到你身体刚好,今天先放过你,以后,必须慢慢还我。”

 

临了他补了一句,“柯眉,还是你有远见,早早就…从了夫姓。”

 

———————————————————

 

完结撒花!!!!

 

PS:发着烧呢,尽想开车(摊手,开车等过两天眉眉病好了再说,真瞧不上你们一个个如狼似虎的,新年纯洁点好嘛!


评论(77)
热度(206)
  1. 危楼高百尺M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