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所有图禁止转出或二传

 

【K莫】少爷自重 6

# 图文归档请戳:大明搞事本

#古风傻白文,架空,背景设定乱七八糟

#人设:KO大灰狼面瘫少爷攻,郝眉二傻炸毛书僮受

#ooc不要怪我,玻璃心,没忍住,带了点西行记 QAQ

#倾城要上线了



——————————

 

照常的起床,洗漱,去食堂吃早饭,扫地,清洁,去园子里照料。郝眉只能表现比正常更正常一点,才能勉强说服自己,一切都好。少爷在他还没起床前就出门了,送早膳时也没机会说两句缓和缓和,他来不及去多想柯讴恼怒至此的原因,因为自己的慌乱都已应接不暇。

 

麻木过完一天,郝眉刚准备关上府门,把插销横上,突然一个小厮样打扮的男孩儿小跑上阶,急急扒住门边,“你们家少爷,在店里醉过去了,快找个人接回去吧!”

 

夜色已沉,府里还醒着的估计没几个,“小哥,你稍微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和管家说一声。”待他应了,郝眉赶紧跑去柯管家那儿,把人喊醒了,接着就跟酒馆小厮赶去店里。

 

果然,柯讴喝得面色酡红,歪头倚着左臂,伏在桌上酣睡,边上还散着七八个白瓷瓶子。

 

“掌柜的,这样,少爷我先带回去了,钱的话明早府里派人过来给可以么?”

“哪儿的话,柯家还能信不过?什么时候补上都行。”

“谢谢您了!”

 

无奈柯讴身形整整比自己大上一圈,郝眉只能从身前半背着少爷走,好在柯讴虽然不省人事,但还算配合,碰上个温暖的物体,立马圈住抱紧,郝眉倒是不用担心人自己掉下来了。

 

月色明亮,身后人沉沉,头就搁在郝眉颈边上,鼻腔的热气挠得他痒痒,柯讴体热灼人,郝眉好像盖了条厚重的棉被,捂得背脊这儿汗津津,可他却说不出的满足幸福。街上一个人都没有,石板地,木墙面,晕染开深蓝铺天盖地,郝眉有种错觉,世界上就剩他俩了,他只想走得慢点,再慢点。

 

——

 

“诶哟,快接进去,怎么醉成这样了啊!”

 

不到门口,柯管家带了柯安就迎上来,试图把郝眉身上的人扒拉下来,无奈少爷就是死抱着不放手,柯安只能在边上帮扶着,几个人手忙脚乱把柯讴搬上床。

 

“小眉,你今晚就在这房里守着吧,记得别睡迷糊,少爷渴了给喂水知道么。”

“柯眉知道了。”

“对了,把少爷外衣褪了,咯着睡不舒服,我们先走了。”

“好。”

 

郝眉小心扒下外袍,把仅着单衣的柯讴塞在薄被里。真好看呢,眉峰很高,眉毛很浓很英气,睫毛像蒲扇,密密的,能想象到睁开眼的时候摄人心魄,比辰星还灿烂的眸子。视线下移,殷红嘴唇随胸膛起伏小幅度翕动,看得郝眉难耐。

 

要不就……

 

当下被那抹颜色蛊惑心智,郝眉几乎不受理智控制,俯下身,轻轻覆上,却像被黏住似的,明明脑子在叫嚣快停下,唇瓣却还死死贴着片刻都不舍得离开。

 

柯讴不知道梦到什么,还是感觉到身上的异动,眉头微微蹙起,喉间发出低哼。没等郝眉起身,左脚勾住他腰身,直接把人带翻了个个儿,压在身下。

 

“美,美人……”是在想哪家的小姐么。涩意盖过刚才的甜蜜滋味,郝眉扯了个苦笑,准备从柯讴身下脱离。

 

“别走。”紧接而来是箍住郝眉身两侧的强硬,劲道大到不容抵抗,柯讴无章法的在郝眉唇上啃咬,甚至用舌头抵开他牙关,长驱直入。郝眉从没承受过这么激烈的亲吻,立马被亲得头晕眼黑,涎水从唇角淌了一丝,冰冰凉凉。

 

然而柯讴还没完,嘴唇渐渐下移,吻到下颌,再到郝眉小巧的喉结,分明眼是闭着的,头拱着拱着却不知怎么就把衣襟扯开了,隔着里衣在郝眉胸膛上舔舐。湿热软肉堪堪从右边茱|萸擦过,郝眉大口喘起来,想用力挣开,柯讴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来回在这儿嘬吮,直把它弄得挺立。

 

事态发展太骇人,郝眉刚下定决心抬起脚直接把人踹下去,柯讴不动了,埋在前胸的头颅又发出闷沉的呼吸声…

 

“美人…唔…”

“美人个屁!”郝眉站在床边把腰带重新绑紧,听了这句怒从心起,朝着醉汉冲了一句,又怕少爷醒过来,只好压低嗓子,“这里只有我!有本事你让什么美人来照顾你!”

 

——

 

清晨露水滴落,天上降下绵绵细雨洗净污浊,坏心情也消散得一干二净。柯讴醒了,一脑袋的昏沉让他不适,转身看到趴伏在床边的郝眉,不自觉泛上温情。看在昨晚做的美梦份上呢…娶媳妇儿这事晚点再跟你计较。

 

“嗯?少爷你醒了啊。”

“你嘴巴怎么了?”

“被,被虫咬了,呃,昨天背你回来,路上被咬了!”

“这样啊…”虽然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算了吧。

 

“今天陪我出去逛逛?”

“好,我先去端水过来。”

 

柯讴洗脸的时候顺便把郝眉也给抹了一把,装作没看见小书僮泛红的耳根,唇线绷紧出一条弧度。昨夜喝醉之际他突然想通了,是自己急了,郝眉不一定真的全部知道了他的心意,可能只是闹别扭了?郝眉最近确实奇奇怪怪的。

 

无论主仆两人心里藏了多少诡谲的小心思,市集一如既往,繁华热闹,来往小贩叫卖声不绝于耳,这烟火气是人丁稀薄的柯府里少有的。路过一家卖鸟儿的,笼子里白色的鹦哥儿吸住了郝眉的目光,他手撑在竹条子上,嘴巴发出各种怪声,逗那鹦哥儿理他,鸟儿张着黑亮的小眼珠子也靠近了盯着郝眉看。这场面,让柯讴和店主人都忍俊不禁,柯讴把人带到一边交谈了几句,又掏出银两给他,回头走到那一人一鸟身边。

 

“走吧,鸟也带走。”

“你买下了?”

“嗯。”

“少爷,这…”

“没事,我也喜欢它。”喜欢它能让你露出这么可爱的样子。

“谢谢少爷!鸟儿我们走吧…”

 

在路边饭馆里吃完午膳,柯讴和郝眉坐着听说书先生讲西游记,“话说这白骨精三次变化,欲取唐憎,都被悟空识破,将怪打死。八戒趁机进谗言,唐僧不辨真伪,逐走悟空,自己却被黄袍怪拿住……”志怪名著柯讴自然小时候就读过,见郝眉兴致勃勃的样子,也就跟着一起听听。

 

“你觉得唐僧这角儿怎么样?”

“嗯…他学问挺好,就是不辨是非不通透,辛苦身边人了。”

“他就是天下俗人的缩影。”

“少爷这样一说,倒真是。少爷你喜欢师徒里哪个呢?”

“白龙马。”

“为什么是三太子啊,他好像…没什么存在必要不是么。”

“白龙马最忠心,无闻却耐性惊人。”

“这样啊……”

 

瞎聊了会儿,郝眉边听书边和少爷一起逗鸟儿玩,突然想起来还没给鹦鹉取名,“少爷,鹦哥儿叫什么好?”

“叫双喜吧。”双喜即为囍,是个好寓意。

“好听!不过本来以为少爷会起更高雅点的名字。”

“俗了?”

“一点点吧…”郝眉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暗悔刚没过脑子就脱口说出的话。

“配你。”

“蛤?……不对!你说我俗?!”

 

柯讴眉眼舒展,没搭理郝眉对他吹胡子又瞪眼的,把盛着酱牛肉的碟子往郝眉推了点,“再吃点。”“跟你说,别想拿吃的哄我!”这下郝眉真的放松下来,也有意和柯讴打趣,两人此刻不像主仆更像朋友,像兄弟。

 

——

 

天色渐晚,远处橙红薄纱挂上,郝眉柯讴人手一串糖葫芦,走在回府路上说说笑笑,心里都有些意犹未尽的念想。

 

“你喜欢小说?”

“嗯,但是不识字,有时候在店里听先生讲讲。”

“不如我之后抽空教你,府里有很多书,你可以看看。”

“好啊!……可是…”

“怎么了?”

郝眉面露难色,他竟忘了,他俩总有一天要分离。“我就在柯府干两年,少爷忘了么……不用花这么多精力教我。”

 

身侧人猛然站住,郝眉半垂下头,握住签子的五指攥紧了。

“只要你想,在府里住多久都行。”

 

一句好字还未说出口,郝眉就看到在柯讴身后,有一对漂亮极了的小姐丫鬟笑盈盈走向他们。柯讴见郝眉眼神不对,立马转过身去,小姐走停在柯讴面前,娇侬软语里带了三分亲近熟稔,

 

“讴兄长,好久不见。”

“微微?”


评论(32)
热度(174)
  1. 危楼高百尺M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