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所有图禁止转出或二传

 

【容月】记得当时年纪小

#图文归档请戳:大明搞事本

#少女心短篇一发完

#日常推歌 > 李宇春 — 当时 

#背景 > 架空。南弦月是前朝太子,宫门攻破时在襁褓之中被老嬷嬷带出,辗转被容若家收容。

#老话,不喜勿怼,伤不起。下一篇就更少爷,不要方!

 

——

 

南弦月带进府的时候,容若也不过垂髫。

 

他甚至看起来还小自己几岁,圆圆杏眼,上唇嘟起,被托住臀伏在老嬷嬷身上。

 

「我是容若哥哥,以后,哥哥会照顾你的。」

 

被唤作小月的小娃娃把沾了嘴间口水的手指往容若脸上伸。

 

他有了新名字,

 

纳兰月。

 

——

 

「我想吃杏子。」

 

「等着,哥哥给你摘。」

 

那次,容若从树上掉下,摔折了腿。

 

「母亲,是我自己贪玩,不怪小月。」

 

「哥哥……」

 

——

 

待娃娃大了些,到了学字的年纪,容若就日日抽一会儿空给他开小灶。

 

「容若哥哥,先生今天讲的,窈窕,什么意思?」

 

「就是形容和小月一样美好的人。」

 

——

 

夜晚他们一起坐在屋顶,天际,星光闪烁。

 

「玉盘子大不大?」

 

「嗯。」

 

「那是小月你的名字。」

 

晚风微凉,娃娃把身体凑近了,靠着容若迷迷糊糊快睡过去。

 

「容若哥哥有什么愿望么,对着星星,好像可以许愿。」

 

「不告诉小月。」

 

——

 

转瞬,容若一朝中榜。

 

「小月,等我在上京安顿好了,就把你接过去。」

 

「那你记得多在院里种杏树,万一那边没有杏子能吃呢。」

 

「一定种好多棵,等小月来。」

 

「容若哥哥,一路保重啊。」

 

——

 

当朝才俊,纳兰卫将军,战功赫赫,风光一时无两。

 

「容若贤侄,可愿与我家姑娘见一面认识认识?」

 

「多谢大人好意。」

 

他顿了顿,唇线向两边弯起。

 

「容若已有心爱人在老家等候。」

 

——

 

娃娃到了上京,住进了小将军的府邸。

 

「哥哥,花儿开得真漂亮。」

 

「小月喜欢我就喜欢。」

 

「对了,伯母让我多督促哥哥娶亲,哥哥…也早到弱冠了。」

 

「此事别再提。」

 

「哥哥……」

 

回应他的是容若回身而去翻起的衣衽。

 

——

 

「小月,你何时才能明白我心意。」

 

容若用指腹抚上床上沉睡的纯真面容。

 

等他走后,

 

小月睁开眼,泪珠子从脸侧掉落,

 

在暖黄色床单上开出一朵朵花。

 

——

 

「容若!你好大胆子,竟敢将前朝余孽藏于家中!」

 

鞭鞭打下,

 

抽得容若心如刀绞。

 

「小月,小月,你听着,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纵使我无心复国,皇上也不会信,这是我生下就背负的,容若哥哥,你别管我了。」

 

他唇角血迹仍是未干,

 

他的目光如磐石坚定。

 

「你等着我,我这就去找他!」

 

——

 

黄烟滚滚,寸草难存,

 

却是他们的快活地。

 

那时候,容若在宫门口跪了三日,直至昏迷,

 

才换得天子仁慈。

 

「带上南弦月,从此再不许踏入大清地界。」

 

「谢,圣上。」

 

他拜了又拜。

 

——

 

「小月,以后,怕是找不到杏子给你吃了,也没有杏花看了。」

 

「有的,它们都开在你眼里。」

 

——

 




歌是be,文是he,但是特别契合,衷心希望喜欢这篇的朋友希望能听一下哦


 李宇春 — 当时 

评论(4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