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所有图禁止转出或二传

 

【K莫】放开那个男孩,让我来! 3

# 图文归档请戳:大明搞事本

好了,各位朋友,从现在开始,KO的痴汉又到了一个新的阶段…这一章都围绕着腿和屁股……不喜勿怼,lo主伤不起,顶锅盖逃跑!

日常推歌:Lara《靠近一点点》日常 @莫上花K 

另外,为了让大家更直观第一小节的内容,附上一张大成子美腿照,图源来自他以前的微博…捂鼻子



——

 

还有比终于跟心上人说上话更美妙的事情么?

 

大概是,肌肤相亲。

 

天堂…天堂啊,丘比特光着小白屁股蛋子就绕着自己身边飞舞,桃心箭头的小尖尖一下下戳在自己颈窝。

 

真调皮!

 

“KO,你能不能抱紧点啊,这样我腰使不上力。”

“嗯。”

 

郝眉躺在软垫上,费力仰起脑袋用鼻孔对着那个有点恍神的大兄弟。听见催促,KO才缓过来,在郝眉膝弯后的小臂环得更里更紧了,指尖抚上他小腿肚边侧,装作无意擦过。

 

“哈哈哈…手别乱动啊!好痒!”

“嗯。”

 

这你可就在难为我了宝贝儿,谁让你一双长腿长得这么勾人,连腿毛都几乎看不到。

 

颜色真漂亮啊,好像刷了层枫糖蜜……好想舔上去,一定是甜甜的吧。

 

“仰卧起坐一分钟小测,准备,开始!”

 

穿着绿色成套运动服的体育老师口哨声一落,身前人猛烈起伏,轻喘不止。动作间,滑腻的肌肤在KO大掌间磨蹭,宽大的运动短裤裤腿收得更短,不甚清楚的,能看见郝眉腿根那片不欲人知的隐秘之处…

 

再瞄下去鼻血估计快流出来了,KO慌忙移开视线,认真数数。开玩笑,郝眉不要太在乎他的体测成绩,要不…多加几个吧,他能开心点儿。

 

“停!”

 

60秒的折磨终于结束,少年的面上像被蒸气煮过,红得发烫,覆了层薄汗,小胸膛剧烈起伏,两手半撑在软垫上,歪头冲KO笑,

 

“嘿嘿…眉哥厉不厉害啊,刚才是不是很快!”

 

被郝眉半耷拉着眼睛看,KO感觉心脏快跳出喉口了,就像又回到熟悉的午夜里,他俩酣畅淋漓大干一场之后,郝眉用语言逗弄他,一般这时候,KO都会再一次把人扑倒,用行动告诉惹火的少年,谁才比较厉害……

 

“嗯,67个。”

“瞎说什么呢,我刚刚自己数了,64个而已。谢啦兄弟,知道你想给我多报几个,心领了,不过眉哥一向坦坦荡荡凭真本事说话。”

 

他瞳孔里倒映自己的脸,光采闪烁,意气风发,睫毛轻轻颤动,KO愣神一瞬,随即扯扯嘴角。

 

我的小太阳,真是喜欢你喜欢惨了。

 

“换人!”

 

KO躺下,曲起膝盖,郝眉顺势把他下身夹在自己两腿之间,整个抱着贴上。

 

宝贝儿肉肉翘翘的小屁股就压在脚面上,软乎乎的,还大张着腿迎接我…死也值了。

 

……

 

寻常的一节体育课在KO内心简直跟坐过山车一样的酥爽,此刻他想起昨天换座位的决定简直明智得不行,想给自己点三十二个赞。讲真要不是换了座位顺序,这等福利哪儿轮得到他来尝。

 

——

 

时间过得很快,这段时间郝眉有意带着KO一起玩,顺带和他一众朋友也熟络了些,他愈发把KO当自己家兄弟看待。

 

转眼期中考结束,早自习上发下来的数学卷子还热乎着,班里吵吵闹闹不停,都在讨论分数,几家欢喜几家愁,人间百态。KO根本没心思管他们怎么样,只不过他发现,郝眉已经趴在桌子上一节课了。

 

情况不太对啊…课间KO绕到他座位边上蹲下,拨开他挡脸的手臂,才发现,少年眼圈红红,鼻尖红红,噙着水光的双眸朝向桌面,了无生气。白卷面儿上,43两个大字,血色扎眼。

 

KO慌张又心疼,无他法,只能急急跑去自动贩售机买了罐冰可乐放郝眉桌边上,无奈他丝毫没反应,那铁罐子就一直孤零零的待在桌角,直到放学。

 

把可乐收进崩了线的书包肚里,KO长吁了一口气。郝眉刚刚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就回家了,气压低沉,整个下午都没开过口。

 

我嘴真笨……就连句安慰你的话都憋不出。

 

——

 

回到冷清的独居所,KO把可乐罐放在桌子上,随意脱了校服外套往边上一甩,横躺在沙发上,把手腕松松垫在后脑勺,盯着它出神。

 

郝眉数学挺差这事儿他早知道了,每次作业上老刘给他批的十几个大叉最多换来他瘪嘴抱怨,这次期中考对郝眉来说原来这么重要……

 

要不之后找时间给他补习吧,给他多讲讲题说不定能好点。

 

都怪我,一直都忘了这件事情…猪脑子。

 

——

 

峰回路转。

 

10:30刚过,他正准备洗漱下睡了,外头传来沉闷敲门声。

 

接下来从天上掉下来的重磅礼物砸得KO是眼冒金星,简直控制不住想跪在马路上参拜各路神明。

 

打开防盗门,郝眉局促不安的站在门口,脚尖在水泥地板上碾啊碾,KO还一时没反应过来。

 

“那个…KO啊,我跟家里吵架了,”少年微垂着头,声音嘶哑,“上次你不是给过我地址么,挺近的,我自己找过来了,愚公他们,家里爸妈都在,”他顿了顿,更轻了,“我记得你说过你一个人住的,能不能…让我呆一个晚上……”

“快进来。”

 

都没等郝眉说完,KO忙把人迎进去,又眼尖的发现他胯部动作有些僵硬。

 

“你…”

 

郝眉看见他望向自己腰侧的眼神了,他尴尬的扯了个笑容,

 

“没事,就被我爸气不过抽了几下…”

 

KO把天花板上的白炽灯打开,按着郝眉坐上沙发,

 

“衣服脱了,看看严不严重,给你上药。”

 

眼见他神色坚定,郝眉还是乖乖把裤子褪下,就剩条白色棉内裤贴着三角地区,趴伏在沙发面上,转过头看KO。

 

圆丘往下,白布料没附着到的皮肤上,一条条血印子触目惊心。

 

此刻KO脑子里再没什么旖旎心思了,取了红药水和棉花棒细细在伤口上涂抹。等他忙完,郝眉已经睡着了,发出轻鼾,时不时皱起眉头呜咽几声。KO手掌抚上郝眉面颊,拇指指腹轻轻刮蹭过颧骨,安抚近在咫尺的纯真睡颜。

 

不用怕,以后有我。


——




评论(132)
热度(245)